www.377977.com多情故人漫卷书

更新时间:2020-01-25      

  夜,渐深,沉静,客厅里灯光明亮。儿子在那头做作业,我窝在沙发里看书。偶尔抬头,相视一笑,又各自沉浸。

  一条河,一艘船,一只狗,一个老人和一个女孩……手里捧着的是《边城》。初见它,初中时,在大姐的一个同学家。那个白白胖胖的女同学,跟她爸爸生活,她爸爸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有问题,印刷厂工人,却有满书架的书,《十月》《收获》,还有“译林出版社”的书,《简·爱》《百年孤独》……欢欢喜喜地借来读,心里却惴惴不安,因为懵懵懂懂,只图把书一页页翻动的时光。一页页翻动书,也一天天翻动着成长……

  小时候,姐妹仨的零花钱都用来买书了。买的最多的是“小人书”。记忆中有本叫《猎火记》的,介绍人类的进化。两个姐姐看得陶醉,我也看。却因不识字,看来看去都是长着两个朝天鼻孔的动物,举个火把。后来认识几个字了,就连蒙带猜。等能认全书里的字了,才终于读懂了整个故事。认识了自己的祖先,又诧异又感慨,直到现在,似乎还依稀可感。

  还记得有一次,大姐看中了供销社里的一本题为《血写的爱情》的“小人书”,因为“爱情”俩字,她自己不好意思去买,叫我去。我不懂“爱情”不“爱情”,有书买,高兴。售货员阿姨很熟悉,就开玩笑说,不说出“爱情”的意思,就不卖给我,急得我满脸通红,她们却哈哈大笑。

  二十世纪末,我家造了新房,“小人书”同老房子里的其他东西都整理出来,装了三、四麻袋,没处可放,卖给了收购站。后来,我们都很后悔。真该留着,也是份怀想和财富。

  小学时,班级里的《少年文艺》《中国少年故事报》看得津津有味。初中时,定期到学校的图书室里去借书。有一次,晚上看英国作家斯蒂文森的《诱拐》,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4点多。书的内容早忘记了,但睁大两眼,看了一页又一页,一口气看完整本书的痛快劲,真是难忘。那时看得最多的,还算是同学间相互传借的言情和武侠小说。看啊看,看到后来,那结着淡淡哀怨的女子仿佛沁入了自己的身心,而铁骨柔情的武林高手,又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偶像。上师范时,经常到上师专的大姐的寝室去。大姐和她的同学们,除了穿着打扮让我欣赏外,她们的言语、举止,也总是让我格外喜欢。这也许不止因为她们年龄比我大,学历比我高,应该正是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原因。她们八人一间,每张床边都有个壁橱,壁橱里摆满了书。除了教科书,还有好多文学书,大部头的,纯文学的。那些书也成了我一趟趟往她们寝室跑的诱惑。而她们对我这个小妹妹也格外宽容,总是笑眯眯地说“拿去看吧”。当然,我们学校的图书馆也是我经常流连的地方,选一个靠窗的位置,捧一本心仪的书刊,望望“红砖楼”墙上攀延的爬山虎,四季流转,色彩变幻,一个青葱少女,外表沉静,内心却时时轻风拂澜。仿佛转眼间,毕业了,工作了。又回到了小山村。白天小小的忙乱和疲惫后,在小山村静静的夜里,陪伴我的,依然是书。

  喜欢书,喜欢阅读,却到现在也没有明显的偏好类型,也不是刻意追求,而是随心地、自然地。三十岁前,曾有段时间,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入世一点,也有过学打麻将,交一群麻友的念头。于是对自己说,到三十岁时,去学打麻将。可到了三十,发现自己没一点喜欢麻将的迹象。如今,都奔四去了,捧在手里的,依然还是一本书。小姑们嫌我笨,说我连麻将都不会打。要不然,三个小姑加上我这个弟媳,就成一桌,多好。我只有淡然一笑。

  喜欢书,喜欢阅读,就像吃饭,睡觉,那是生来就会的。www.377977.com,随心地、自然地喜欢着,不成名,不成家,“书卷多情似故人,晨昏忧乐每相亲”。人事沧桑,是非功过,“眼前直下三千字,胸次全无一点尘”。书,陪伴着我,让内心丰腴沉静;书,守护着我,留得心底的芬香与无瑕……


香港挂牌彩图| 本港台现场报码室|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| 挂牌| 三肖三| 005全年历史图库| www.111458.com| 婆管家| 管家婆彩图| 港台神算网| www.845555.com| 808.hk黄大仙救世网|